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推动心脏的希绪弗斯

希绪弗斯的手中握着自己的心脏。

这描述听起来像是魔幻现实主义,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倘若希绪弗斯的眼睛还能视物的话,大概就能目睹这难得一见的奇景了。只可惜他自己已经无法看见了。

从他紧闭的双目中流下的血液在脸上形成泪迹一般的血痕,因为时间流逝凝固成了铁锈般的形状。

此时他的心脏在手中跳动着,尽着临终前的余力奋勇地喷薄着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这是经过天秤考验的,忠义坦荡,不带一毫克偏私与不公的无瑕的心脏。只有这样的心脏才有资格祝祷战争,作为奉神的祭品。

希绪弗斯把这颗心脏高高举起,仿佛火炬一样照亮了这暗无天日的冥界地府。陷入绝境的战士们因此得到了鼓舞与希望,他们欢呼着前进,誓要把光明与正义重新带回大地。

在浩浩荡荡的人群背后,希绪弗斯的生命渐渐燃尽了。

 

希绪弗斯倒下了。

这在他的人生中是第一次,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

仿佛无比漫长,又其实非常短暂。

漫长到仿佛有许多记忆可以回放,又短暂到只来及看清一面神的影子。

希绪弗斯倒下了。

 

射手座圣衣的金色羽翼无力地坠落在大地之上,鲜血从他本应被心脏填满的空洞涌出来,在他的身下蔓延开来,沾染上每一片金色的羽毛。如果冥王哈迪斯这样的审美家见到这幅图画,想来定要对其艺术性大加赞赏。

 

希绪弗斯的心脏滚落在他的手边,好像在寂静中发出了掷地有声的声响。那颗心脏在幻视一般微弱的几次起伏之后终于不动了,它鲜艳的色彩也慢慢褪去,变得黯淡下来,仿佛经历了剧烈的燃烧之后遗留下的带着火星的灰烬。

 

PS:标题是同名梗(巨石=心脏),文中大概能看出中学语文读本的影子。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