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何必云云宇治山。

鬼鸟(一) 引子

日光之下,总无新事。 

无聊使人变得残忍。而漫长的无聊使人变得更残忍。因此若论残忍与无聊的程度而言,凛雪鸦大约可堪与神明比肩了。
他已在这世上活了太多的岁月,太久的时间,久到当他蓦然回首猛然惊觉时,就发现这世上已没有什么能满足他的事情了。
俗世儿女如蜉蝣尘埃朝生暮死的一生中,值得追逐的东西太多,能够得到的却太少,万丈红尘将将舀起一瓢,勾魂鬼差的锁链就已套上了脖子。悲欢离合嬉笑怒骂,那么多遗憾,那么多热闹,仿佛总也活不够。
可若真的让你活个够,你恐怕总有一天也就真的要活够了。

凛雪鸦不知怎的,总是在这世上徘徊着,直到沉柯烂斧,江山易主,时事更迭,他的一头青丝已熬成了白发,也依然没有要从这世上消失的意思。
他不明白何以周遭的生灵都似秋稻一般被死亡收割过一茬又一茬,己身却仿佛合该与山川同在与日月共朽般长存不灭。他思索多次后毫无结果,索性放弃了思索。但这漫长的时光总要找些什么办法来打发消遣。
他有很长的时间去做很多事情,而他仿佛又有种得天独厚的天赋,许多事情总能很快地就做得很好。因而他的欲望总是很容易就能得到满足。而欲望在满足了很多次之后,就无法再得到满足了。终于有一天,名利功业,学识武功,尽在己身。恋侣亲朋,爱慕信任,唾手可得。世人穷其一生视为珍宝的东西,也终于令他觉得腻烦了。

哦呀哦呀,这可怎么办是好呢?
此时的凛雪鸦已经练就了用表面的愉快来掩饰内心的无聊的功夫。他吞云吐雾地含着烟管,唇角带笑地盘算着。
那就将这些东西全都打碎好了。
凛雪鸦冷静如常地在桌上敲了敲烟管,如此决定到。

既然自己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那就撬开别人的心房,挖出他们引以为傲的,最深的渴望与杰作,再将之夺走,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填补自己内心的空洞吧。

普通人的欲望可不行,那些东西琐碎又浅薄,只不过是味同嚼蜡一无可取的凡品,自己已经领教够了。

只有大奸巨恶之人才行,那些人罪欲滔天,千奇百怪,相信他们的内心也总该有些不同常人,值得赏玩之处,方不致令自己失望。

思及此,凛雪鸦甚至有些期待起来了。久违的愉快的前兆令他感到神清气爽。为了纪念这一妙案,他为今后富有实验意义的旅程起了个新的名字,掠风窃尘。

掠夺心神之风,窃取红尘执望的大盗。

这名字很快传遍了东离的江湖,遭他光顾的皆是武林上有名有号的人物。这些人提起掠风窃尘来,莫不捶胸顿足,咬牙切齿,急欲除之而后快。可没人知道掠风窃尘从他们那儿偷走了什么东西。而那些受害人唯独对这一点闭口不言,只露出痛悔交加,羞愤恼恨之色。这些人尚且是仍旧活着,并且照旧行走江湖的人。而被他害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乃至疯癫入魔,自戕寻死的人亦非没有。但这些人的名声本就不大好,对于他们的遭遇,寻常人即使知道了,也难激起同情义愤之心,有的还要暗中叫好呢,因此甚至有种说法,认为掠风窃尘是惩恶扬善的盗圣义贼之流。无论怎么说,掠风窃尘行踪诡秘,身份成谜,兼之狡猾善变,面目万端。和他没有干系的人绝不希望和他扯上关系,而已经和他扯上关系的人却决计寻他不着。终于成了东离武林中令人闻之色变的名号。

后言:原著向延伸,凛雪鸦有,杀无生有,CP可能有也可能没有。视情况写成中篇或短篇或只有前言的人物分析(揍)本来早已有了这个脑洞,可是后来看到很美妙的文,觉得既有珠玉在前自己实在不必再写。但偶然又有了新的想法,所以还是写写看了。作者心狠手黑,只能写治愈(反语),请务必三思而后看。

评论(19)

热度(11)

  1. 涅槃·凤舞诗酒逍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