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无题

我渐渐觉得,所有艺术的极致之境大抵都是深渊般浓厚黑暗又光怪陆离的景色,而人类不堪一击的脆弱身心在穷尽所有可能性的探索之前就会倒在半途。就和潜水一样,在漫长得难以想象的漆黑深水下也许有着什么、一定有着什么――唯有下去看一看才能得到答案。可远在我们潜到最深处之前,这副躯壳就会被水压碾成可悲可怕的样子。真是绝望,绝望得几乎要令人掩面而泣。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