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空响

前言:微量CP向本质单箭头,萨拉查x杰克船长

“那是个年轻的海盗,小小的,站在高高的桅杆上向我招着手,就像只小鸟一样。”

萨拉查露出了陷入回忆的人常有的恍惚又迷恋的表情。在他缺了半边的空荡荡的脑袋里,有股热烈的情感像海风一样搜刮着他所剩无几的脑浆,某个瞬间将那里占据着的仇恨也忘得一干二净。但对于他可怜的漏风脑袋来说,要理解仇恨之外的情绪实在是太难了。

“小麻雀”。人们这么叫他。他也的确像只小麻雀,好像扇扇翅膀就会转身飞走一样。年轻的海盗晃荡着手里的罗盘,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神气,笑着,又笑着。
“你向我求饶我就饶你一命。”

然后他就沉进了海里,火药燃起的火焰带着残存的画面冲进他的颅腔,将他的脑袋炸出了填不上的缺口。在腥风咸水里浸泡飘摇着,经年累月也依然填不上的缺口,用看起来很合理的仇恨围拢着,总算没有散架。

现在他又沉在了海里。谢天谢地,这次他脑袋上的窟窿终于被填平了――他看着消失在海面上方,已经变成了“老麻雀”的小麻雀,带着比很多年前更深的黑眼圈,和更像个海盗的面孔。

最终还是没能抓到这只麻雀,真是遗憾啊。

萨拉查这么想着。海水带着残存的画面把他拖进了深腹里。

PS:勉力忍住了把标题起作《脑洞》的冲动。别人都是把念想放在心里,萨拉查船长恐怕是放在脑洞里的(各种意义上)。不愧是四海为家不走寻常路的江湖男儿,别致,新颖。近年来正反派boss/高层一追忆往昔峥嵘岁月就儿(gay)女(里)情(gay)长(气)的不正之风需要严肃整顿。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