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在晚樱抽芽的黄昏时刻,今剑沉沉睡去。

带着花香的晚风仿佛聚合出了形体,裹挟着奇异的血腥味,将天空染成了火燎之色。靛青的夜幕转瞬间化为了燃烧的地狱变。

今剑在朱漆的桥栏边探出手去,桥下的水流映出的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图景。岩融的躯体在水面上漂浮着,四散的衣摆并着沉重的薙刀将他拽入了水下深处。在桥上探出大半个身子的今剑一头栽进了水里,冰冷的水流冲进眼耳口鼻,在呼吸之间朝外吐着气泡。在水中睁开眼的今剑急切地向下去抓岩融的衣襟,可水流忽然倒灌起来,将视野中的一方天地上下旋转颠倒倾覆。

脱出水面时,被流水包裹着的阻碍感消失殆尽。

天空是一如入睡之前漂浮着紫云的逢魔天色。

庭院不再是片刻前的模样,但依旧似曾相识。

庭院中尸横遍地,混杂着敌人与本家的家臣。

正中间是拄着岩融的弁庆。

“弁庆挥刀如舞,人马无别。”

弁庆的身体已经不动了。可四周的敌军仍迟疑着,不敢靠近。

今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可他依然没有能停下自己的脚步。

跨过满地尸骸,今剑驻足在内室之前。纸拉门上映出义经公的影子。

“后世再后世,邂逅紫云巅。”

鲜血从刀身上滑下来,红梅一样溅满了眼前。

血液的温度至今也难以忘怀。作为刀剑的一生中唯一斩杀的人却是自己誓言守护的主公。

今剑仿佛被这滚烫的触感所惊,连连后退。


梦醒了。

今剑猛然睁开眼睛。

一如既往。

周遭的景色迟滞了片刻才被他初醒的心神所接收。

初夏的暖风醺人欲醉,蝉鸣中传来远征队归来的讯息。

岩融在远处的回廊上捧着西瓜向这边招呼。

是梦。

原来是梦啊。

南柯一梦。

一梦千年。

月已中天,在庭院中洒下满地清辉。

只有这轮明月万古如一,照耀着平安之夜与今时之世。

后世再后世,邂逅紫云巅。

今剑用带着点古韵的童音说到,踢踏着木屐追了上去。

 

今剑与岩融终于能重见,可不知义经与弁庆何能再会。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