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一个一点也不治愈的番外

PS:本篇私设騰邪郎是袭灭天来的徒弟。

騰邪郎一直不太能适应道境这些和尚的画风。

虽然騰邪郎见过的和尚掰着手指也数得过来。一个是师父袭灭天来,虽说是和尚但是满身匪气,也不能看作和尚了;一个一步莲华,虽然和师父长得差不多,但是满脸老好人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很和尚的和尚。

结果碰到善法天子的时候吓了一跳。莫说是和尚了,妖魔之中也没见一个能长成这样,满脸写着色相万千的。连在魔界艳名远扬的五色妖姬见了也要甘拜下风。怪不得师父平时对五色妖姬看也不看上一眼。

打起架来像发疯一样,一鞭子下去把面前的一排魔族齐刷刷抽成两截,尸骸崩裂,血涌如泉,几滴残血溅在脸上,眼都不眨一下。

大概是被盯久了,善法天子注意到了騰邪郎,抬眼看过来,竟然笑了一笑。

在血雨腥风之中,杀气腾腾的,笑了一笑。

笑得騰邪郎寒毛骨悚然,浑身的血都冷了。

不得不说师父的心思真是个谜。

“我今天碰到善法天子了”

“怎么说?”

“一言难尽啊……”

騰邪郎这种满嘴大爷老子的魔,竟能说出一言难尽这种词来,莫非是脑袋被门板夹了?

吞佛思忖着,改日定要会会这传闻中的善法天子。

赦生牵着狗来了,问师父今天怎么不开心。

师父有开心过吗?

师父听说今天道境打头阵的是善法天子,出门的时候走路带风,后脑勺的兜帽都要长张脸笑出声来了。

师父又撩汉失败了。

什么叫撩汉?

你年纪还小,不用明白。

哦。

不妨事,师父每次去见善法天子都乐得跟什么似的,见完回来之后都是这副德性。

袭灭天来听得额上青筋暴起。这帮小崽子,看来平日里还是太欠管教了。

“今日见到阿来的弟子了?”

“正是。”

“如何?”

“和阿来一个画风,一看就是个筋肉系兄贵,当时我就笑了。”

“……阿弥陀佛。”

出家人不打诳语。确实是筋肉系,也确实是兄贵?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