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死生契阔

天玑亡国了。

回想起来将军帝王,白衣如雪,言笑晏晏,一切都好像还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我本来以为这两人会天长地久,岁岁年年,与山河共白头,等到两个人须发皆白,蹇宾还唤齐之侃作“小齐”,上将军笑道:“王上怎么还不改口,如今该是老齐了。”蹇宾挑眉:“在本王心目中,小齐永远是小齐。”“王上亦如此。”相顾一笑。

奈何天不遂人愿。


评论(10)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