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贪嗔痴

由爱故生忧,忧生畏怖,若离于爱,无忧无怖。

——《佛说四十二章经》

 

“不知爱恨如何渡人间疾苦,不解情仇何以化世人心结。佛渡众生不过是空话罢了,与万圣岩供奉的泥胚塑像有何区别!”

“歪道邪说!爱恨情仇皆因痴妄欲念起,若无欲无求何处招惹尘埃?”

“我这邪道却知人心悲苦,天子你可知我心中所思?”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心有执,天子可愿渡我?”

“……所欲为何?”

“我求天子。”

“若我不从。”

“若不从我我今当死。”

善法天子的眉头蹙了起来,这已是要发怒的前兆。

琥珀色的眼瞳中火光大盛,看来是怒极了。

那双眼睛里实实在在地散发出了杀气。

世人言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可曾见过菩萨怒目?

金鞭挟着千军万马之势迎头扫来,照着天灵盖招呼,已经是要夺命的招式了。袭灭天来堪堪退避着,看着鞭影起落之间善法天子耀目的眉眼,一本正经地胡思乱想起来。

这世间的一切都乏善可陈,可唯有善法天子在这昏沉的人世熠熠生辉,耀如日光,炽若白昼,几乎快要灼瞎他的双眼。

果真是疯了,命将不保尚有心思想这些,但既然是魔就要痛痛快快地做个疯子,否则岂不愧对了魔的名号。

袭灭天来这么想着,终究没有说出来,若说出来的话天子怕是真要杀了他了。

侧身抓住了来势汹汹的一鞭,纵然卸了力掌心仍被劲道撕开一道裂口。

天子的瞳孔似乎颤抖了一下,但又像是自己的幻觉。

收势之时鞭影扫破了臂上的袈裟,在脸上划出了道血痕,袭灭天来浑然不觉,甚至贪恋地想去抓那鞭尾。但善法天子只是一如既往背过身去再不看他,只说“下次断不会对魔容情”,看不到他面上表情,也不知他心中所想。

若非一步莲华之故,天子又岂会容我?

可若非一步莲华之故,我又何能遇天子?

袭灭天来看着横亘掌中的鞭痕,慢慢地合拢手心。

 

善法天子犯有嗔戒。

他自己心下了然。

这修罗心性,一旦生出,便无消弭之日。何况他也不愿消弭。

年少时魔族来犯,彼时应战的是上一任即导师和圣尊者,他与一步莲华的师父。

魔族嗜血好战,所过之处血流成河尸堆成山。

两位师父年事已高,此去与以身饲魔无异。

后来战事平息,万圣岩与道宗联手封印了魔族余孽。

圣尊者殒身战场,尸骨无存。即导师的残躯被运回万圣岩来,以白布裹挟。

周围僧众见状莫不掩面惊惧,口中不住念诵佛号。

善法天子走上前去,把入殓的白布掀起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永生难忘。

后来善法天子继任为即导师,一步莲华闭关修行去了。再出关时便继任为圣尊者。

我佛慈悲,但慈悲不足以渡这世间魑魅魍魉鬼影幢幢。

师父生前不可谓不慈悲,亦非不曾试图以慈悲渡化妖魔,然妖魔如何能渡?

不过与虎谋皮,纵虎出柙。

一步莲华既已成圣,就由我来做修罗。

地藏王菩萨曾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便立誓杀尽眼见之妖魔。

生杀之戒愿以命相抵,便是死后与妖魔同堕地狱,也不绝不姑息它们在人世横行。

善法天子生时如此笃信,至死也不改初衷。

他的死亡来得太过突然,莫说他人,他自己也毫无防备。须臾之间,归于空寂,不曾于这尘世上留下丝毫痕迹。

善法天子,再不存于天地之间了。

 

一步莲华已许久不知痴是何物了。

自他驱逐恶体袭灭天来以后,看这世间不过是虚无一片,白云苍狗间人影浮动罢了。

善法天子战死后,一步莲华久违的得了一个梦境。

天子面上带着笑意,眉间带着薄怒,华冠璎珞映衬间光华夺目,明艳不可方物。

一步莲华心知自己窥见的是生死之隙,故只一言不发地静默着。

隔着生与死的界线,一步莲华看到天子的音容笑貌,一如既往。

忽而天子的衣角燃起了一簇火星,腾跃而起,席卷了半身,舔上了天子的面颊。

那张脸依旧对他笑着,任凭金焰明灭,一寸寸将这张带着鲜明喜怒的脸庞蚕食殆尽。

寂静空无中飞灰燃尽,耳畔唯余火声烈烈。

梦魇。

心魔。

可既已无心魔,又何来梦魇?

一步莲华长叹一声,在夜色未尽的曦光中颂起经来。 

 

收到天子阵亡的消息时,袭灭天来正在血海边上钓鲨鱼。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血海翻涌, 赤浪滔天。

天子从水下伸出两只雪白的手臂要把他托拽下去。

他的靛蓝色长发在血水中铺开,苍白艳丽的脸庞从水下浮上来,像某种栖身水泽的妖物。

可当他睁眼看时,血海不过是同往常一样,静如死水,平如镜面,哪有半点波澜。

他愿与天子同坠深渊,万劫不复。

但岂能如愿。

岂能如愿。

 

后记

我并没有妖魔化角色的意思,可能写得有点疯,这是因为作者自己沉迷于声色犬马,故此只能从这种角度来欣赏人物了。

求而不得,得非所求。

求而不得的是袭灭天来,得非所求的是善法天子。至于一步莲华,既无心无欲,亦不求不得。

一步莲华梦境中看到的天子烈火焚身却甘之如饴,一是因为目睹了天子死时的情景,挥之不去;一是因为知道天子不改初心,纵然身死也毫无悔意。

袭灭天来幻影中看到的天子从血池地狱伸出手来,一是觉得天子以己殉道可叹可惜;一是对天子执念的投影,宁愿天子与自己一同堕入魔道也不希望他舍身礼佛,但他也知道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妄想。

无论哪种,都只是一己之见罢了。

我尊重他人的信仰,但从我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只信奉美与科学的信徒而言,

佛也好,魔也罢,一个克己,一个纵欲,都只是不同的道而已。

我无法想象所谓的得道是个什么状态,但是以前曾经看到过反物质猜想的说法,即宇宙是由一个在时间轴上正行逆行的电子的残影所构成的,觉得看破红尘大约也就是这样了。所以我真心实意地认为得道超脱就与世隔绝无可在意了,只有执念不灭的人才会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挣扎不已。


关于开头善法天子对袭灭天来生气的原因,出于微博上看到的这个典故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