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逍遥

走马观花,逢场作戏。微博:诗酒逍遥_

圣碑

此文real心脏,脑洞real大,看完如果后悔也不要怪作者。

近年来经济的不景气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甚至于如以往一般大力发展旅游业也于事无补,终于不得到不变卖岛屿和土地了。

我所在的地方本来也是一个没什么人烟的小岛,并不像圣托里尼之类时常有游人往来。然最近岛上被茂密植被掩盖的一处乱石山却有了惊人的发现。说是乱石山也许有点不准确了,毕竟体积还是挺庞大的,只是目力所及只能看到一片高大的悬崖峭壁,加之四周都被高大的树木环抱,岛上也就不多的一些人家过日子,并没有谁有心冒险上去看个究竟。而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岛也无法吸引外界的游客或探险家前来一观,在缺乏专业设备的情况下想要徒手攀爬根本就是不现实的,所以长久以来也无人问津。直到最近政府想出了卖岛的法子,有个国外的富豪有心要买这僻静的小岛建别墅,先派直升飞机在岛上空转了几圈子观看地貌,这一看看出了不得了的事情。

悬崖的后面并不是断层,而是一片被峭壁挡住的山谷。山谷的占地面积还相当可观,只是这山谷四面都被山石所掩,将小岛横截为二,从陆地上绕不过去,外面看起来也都是山,所以直升机上去之前并没有人能看出其中别有洞天,只道是一片连在一起的实心山体罢了。不仅如此,在山谷中还发现了建筑物。山谷最下面的平地上是一处像竞技场一样的环形石场,最绝的是山谷四面,沿着石壁的内延环绕着阶梯与十二座宫殿一样的建筑,最顶上是一座稍大的有点像神殿的大厅,背后倚着一座钟楼,钟楼正好与岩壁的最高处合为一体。这一切都正好安放在四面山体之中,仿佛某种巨大化的景观装置,就好像打开一个长方体纸盒的盖子,发现里面放着房屋的沙盘模型一样。进一步的观察还发现依着岩壁建立的十二座宫殿分别与黄道十二宫对应,顶上最大的神殿前还竖立着女神雅典娜的雕像。这一发现一经公布,小岛就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闹,记者和专家蜂拥前来,说在岛上发现了新的古文明遗址,是考古学的一大重要成就。

一时间围绕着小岛和上面的神秘建筑众说纷纭,初步判定是新发现的雅典娜神庙,其余的宫殿式建筑被推测为是神职人员的住所,最下面的环形石场有推测为演武场的,如此一来就可能是一座有武装士兵保护的神庙;也有推测为采石场的,这又引出了关于此地是如何建造而成的新问题。一种说法认为是人先下到山谷中间来,再从谷底的石场开采石块搭建了岩壁的建筑,最后将石场修建为环形广场。但这种说法很快遭到了否决,据说岩壁与其上的宫殿是融为一体的,并非后天架构。于是又有说法认为这里本来是一整块实心的山体,山谷与其中的建筑都是从山顶往下开凿出来的,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同样是天方夜谭。且不论哪种说法,涉及的工程量之巨大繁杂似乎都是这里建成的年代所无法办到的,更何况山谷内除了一条河流从地下汇入大海之外,就只有顶部的开口可以与外界相通,材料的搬运与人员的来去都是个谜。于是类似于埃及金字塔的超自然力量说也不胫而走,成了岛上原住民与新来的流动人员茶余饭后的谈资。

但无论怎样,考古学家经过讨论后的一致打算都是在对石壁毁损最小的情况下,避开内部建筑物,从底部开凿出可供单人通过的窄道进行调查。

到了开工的日子,岛上的大小人员都围在工作场地外围紧张又期待地观望着,直到一阵烟尘滚滚之后紧接着出现了始料未及的事态。

在散去的烟尘后出现了一个人。这种说法大概过于笼统,准确地说是个像会动的大理石雕像一样的人。身材高大,筋脉遒结,灰白的胡须和长发连在一起,像是海上的浮沫一样,其后露出仿佛饱经沧桑又坚毅不屈的双眼,在眉毛的位置画着两块彩色的斑点,像是某种民族特有的装饰。身上的穿着也像是古人的装束,罩着粗布的衣服,脚蹬着牛皮凉鞋,活脱脱像是从伊利亚特里面走出来的古代英雄。

这个忽然出现的人仿佛让这座凝固在时光里的古城活过来了一般,人群在片刻的寂静之后又爆发出新的骚动。人们纷纷掏出自己的手机和摄像装备一顿猛拍并且手指飞动把照片上传到ins或facebook上。而对面的古人似乎对自身的处境感到疑惑,大理石一样的脸上也出现了裂纹一样松动的表情,抬起手来遮挡着刺眼的闪光灯。于是在排除了最初的惊奇和畏惧之后,人群像网一样缓缓地聚拢收紧,把这个人困在了中心。开始有人试图和他交谈。他似乎能听懂现代希腊语,并且给出了回应,虽然用语有些古朴但是并不妨碍交流。但当考古学家简单地向他表明了探索的意图之后却遭到了他的言辞拒绝。接着就是一些令人听不懂的话了,诸如“圣域”和“圣斗士”之类,并不能使人明白。在发现交流无用之后,大理石一样的古人索性放弃了交谈,抱臂一动不动地站在入口处,看上去更像是某种建筑物门口守护人物的雕像了。一些心急的年轻记者冲过去挤作一团,推搡之间大概被这古人误认为是要攻击他,竟然一把将这些年轻人扔出去十几米远。好在爬起来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人受伤。于是调查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站在门口的古人不再开口也丝毫不动,天色也已见晚,记者们拍完照片见发掘不出新的信息,纷纷打道回府去整理新闻稿了。考古学家们也无法进一步动作,但发现了活的古人已然是了不得的新进展了,于是也暂且回了附近的下榻之所。我觉得好奇于是留在原地多看了一会儿,可是那石像一样的古人依然不语不动地矗立在夜色之中,仿佛真的要和背后的山岩与宫殿融为一体似的。

第二天天亮了,围绕着这座古城和昨天的古人之间的故事却恐怕再也无人知晓了。

清早前去探察的考古学家发现守城的古人已经背靠着岩壁失去了气息。得知消息的人群又是一阵慌乱,甚至对于尸体该交给法医还是考古学家也是一番争执。考虑到事出突然又兼气候炎热最终还是先送去了当地医院交由法医查看,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再做进一步打算。而其余人终于可以进入这座古城一窥究竟了。

山谷的内部就像之前直升机所观察到的地形一样,建筑物多半已有不同程度的毁损,放眼望去不少殿堂的房顶已经坍塌,门口的石柱也有断裂的情况。入口处往前的第一座宫殿门口放着块有白羊座标志的石碑,但与其说是放着不如说是砸落到地面上的,似乎是从殿门的上方掉落下来的,再往里走还有一些简陋的石床桌椅和生活用品,虽然十分陈旧了但近期依然有人使用过的样子。宫殿内部虽然空间开阔但并没有多少陈设,于是很快就穿过了这座宫殿到达了其后悬挂着金牛座石碑的宫殿。之后的宫殿情况类似,不再一一赘述,只是除了入口处的白羊宫(姑且这么称呼吧)都看不出任何人迹,空落的石质器具上已经落满了灰尘,角落里还结着蛛网。于是初步推断白羊宫就是之前所见的古人生前的居所。

几天后法医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同样令人咋舌。死去的古人骨龄鉴定达两百多岁,一开始简直没有人敢相信,但一再调查之后依然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这是真的,这大概是目前为止寿命最长的人类了吧。身体构造等一切均与普通人类没有区别,只是肌肉与骨骼确实相当发达,然而机体的各项机能都已衰老不堪了,死因是急性心脏病发作。这年老的古人大约是之前的一场惊吓与争斗中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吧。

这时,网上流传开的照片也引发了新的讨论,有人冒出来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真的见过什么“圣斗士”云云,有人说他们是某种超能力宗教团体,更有人细数了近代以来几次大的自然灾害,言之凿凿地说最终都是由圣斗士化解之类。种种说法不一而足,俨然快要演变成新的邪教了。

无论如何,虽然缺乏了重要的线索,但考古学家的研究还是继续了下去。听说很快这地方将被打造成一大旅游景点,为小岛带来新的机会与生气,聊以拯救颓败的经济形势。故去的古人不知下落何方,有人在古城岩壁的脚下为他竖立了一块墓碑,上面雕刻着与白羊宫门口石碑上同样的白羊记号,让他得以安眠在他生前所守护的地方。后来曾零散地见过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到这孤坟前吊唁,还有个老太太在坟前献了束花。

据说这故事后来还被国外的画家添枝加叶地改编成了漫画,又拍成了动画电影之类,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12)

热度(6)